快捷搜索:

库布其:一个沙区的生态巨变

2019-10-23 06:31 来源:未知

绿色浸染库布其

威斯尼斯人203626com 1

   恩格贝地处黄河南岸、库布其沙漠中段。经过几十年治理,沙区恩格贝成为生态旅游区,现有各种树木100多万株,恢复草场12万亩。 鄂尔多斯市委宣传部供图

  “在库布其,沙漠不是一个问题,而是被当作一个机遇,当地将人民脱贫和发展经济相结合。我们需要这样的案例为世界提供更多治沙经验。”

  ——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

 

  库布其,蒙古语意为“弓上的弦”,因地处黄河“几”字形大拐弯处、状似一根挂在黄河上的弦而得名。

  库布其沙漠,中国第七大沙漠,横跨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杭锦、达拉特、准格尔三旗,自西向东绵延360多公里,总面积1.86万余平方公里,距北京直线距离仅800公里。新中国成立之初,库布其沙漠每年向黄河岸边推进数十米、流入泥沙1.6亿吨,直接威胁着“塞外粮仓”河套平原和黄河安澜。

  治理库布其沙漠,宛若搭在维护祖国北方生态安全这根弦上的箭,不得不发。

  改革开放40年来,鄂尔多斯人以顽强的意志和不屈的精神挺进大漠,实现了治理面积6000多平方公里、绿化面积3200多平方公里的绿色蝶变,探索出一条“党委政府政策性主导、企业产业化投资、农牧民市场化参与、科技持续化创新”四轮驱动的库布其沙漠治理模式,孕育出“守望相助、百折不挠、科学创新、绿富同兴”的“库布其精神”。

  为了生存,大漠深处展开跨世纪生态壮举

  鄂尔多斯人与库布其沙漠的抗争,源于最初对生存的渴望。

  官井村,位于库布其沙漠腹地的达拉特旗中和西镇。上世纪80年代,这里流传着“茫茫万亩沙,从来无片瓦”的顺口溜,全村95%的土地为沙化土地,风吹沙起,掩埋农田甚至房屋,村里没水没电,家家户户种田、养羊依旧负债累累。百姓不堪忍受在风沙里讨生活的艰辛,纷纷搬离沙区,到上世纪80年代末,村里只剩下不到一半的人。

  上世纪80年代末,鄂尔多斯市开始实行“五荒到户、谁造谁有、长期不变、允许继承”的政策,官井村由此迎来了发展转折期。在村支书周玉小和治沙能人高林树等人的带动下,村民从种植沙漠“锁边林”开始,打响了艰苦卓绝的“护村保卫战”。如今,全村林地面积达19.2万亩,远远望去,成片的沙柳、柠条紧紧包围着村庄,昔日的漫天黄沙被拒之村外。

  说起村里的变化,周玉小给记者举了个最简单的例子:“原来我们这里的地名都按地形取,沙丘高的叫‘梁’、低的叫‘壕’,有的沙丘特别高,就叫‘倒插壕’,我们村只有一棵柳树,就叫‘一苗树壕’。现在都按树取名字了,有‘杨树壕’‘柠条梁’‘公益林地’。”

  同样是为了生存,1999年,我国第一条纵贯沙漠南北的公路建成通车。这条全长115公里、穿越库布其沙漠50多公里的穿沙公路,拉开了杭锦旗大规模治沙的序幕。

  行路难曾是困扰杭锦旗发展的最大难题。全旗仅有61公里国道,交通不便直接导致了经济发展严重落后,市面上每斤200元的羊绒,小贩到牧民家收购只肯给50元。外面的人进来难,里面的人出去更难,从杭锦旗政府所在地锡尼镇到独贵塔拉镇购买生活用品,需要绕行200多公里,走上整整一天,许多农牧民甚至一辈子没走出过沙漠。

  1997年6月,杭锦旗穿沙公路破土动工。同年10月,道路路基建设完毕,通车时间从24小时大幅缩减到2小时。与此同时,声势浩大的公路治沙大会战打响。

  “我们在3年内举行了5次治沙大会战,几乎每次都是全旗出动,机关单位干部职工和公路沿线7个苏木(乡镇)的农牧民一起上阵。”杭锦旗林业局副局长高永杰告诉记者,治沙大会战采取“栽死的、种活的、养绿的”的方法,设置沙障控制流沙,提高杨树、柳树成活率,并采取封沙育林、飞播造林等方式促进植被自然恢复。

  “很多农牧民见到修路带来的好处后,都主动参与治沙大会战。”杭锦旗交通局规划科科长郭曙东说。3年间,公路治沙大会战共栽植杨树、柳树9万株、杨柴500多万株,设置沙障3.2万亩,完成公路两侧各500米绿化。

  进入新世纪,鄂尔多斯市在全国率先实行优化发展区、限制发展区、禁止发展区“三区规划”政策,出台禁休轮牧、生态治理奖补等政策措施,依托国家重点生态工程,大力发展地方生态工程,统筹推进水土保持、国土、水利等工程,形成了多轮驱动促进沙区生态持续改善的局面。1979年以来,全市在库布其沙漠累计实施国家林业重点工程和项目建设近1200万亩,2005年以来,累计完成地方林业重点工程造林600多万亩。

  库布其沙漠相关旗(区)政府大力推行“掏钱买活树”的约束机制和“以补代造”“以奖代投”等激励机制,鼓励、引导企业、农牧民通过承包、入股、租赁以及投工投劳等方式参与防沙治沙。

  中国智慧,科技创新为治理沙漠提供不竭动力

  南围、北堵、中切割、腹点缀,这是库布其沙漠治理的“秘诀”。

  南围北堵,就是对库布其沙漠南、北两个边缘,在生态严重退化、不具备农牧业生产条件的区域,实施退耕、禁牧、封育等,增强生态自我修复功能,并采取人工造林、飞播造林等方式,建设乔、灌、草结合的锁边林带,阻止沙漠北侵黄河或向南扩展。中切割,就是在库布其沙漠中部修建多条穿沙公路,将沙漠切割成块状进行分区治理,在公路两侧设置沙障、人工种树种草,控制沙漠扩展。腹点缀,就是在沙漠腹地水土条件较好的丘间低地和湖库周边,采取点缀治理的方式,开展人工造林种草,建设沙漠绿洲、绿岛;在“孔兑”两岸利用沟川优越的水分条件,营造护堤林、护岸林、阻沙林带。

  遵循这一模式,达拉特旗已完成库布其沙漠治理108万亩,占全旗沙漠总面积的25%。而这个数字,在“十三五”期间将基本保持不变。

  “治沙是治害,目的在于确保人民生产生活不受沙漠侵害、控制沙漠不再扩展。沙漠是与森林、草原一样的生态系统,将沙漠完全治理违背科学规律。”达拉特旗林业局副局长吴向东告诉记者,如今的库布其,沙漠治理已不再单纯强调扩大造林面积,“沙漠治理比例过大,将影响水平衡,导致地下水下降,引发植物死亡甚至二次沙化。”

  2017年9月,《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举行防沙治沙主流技术成果巡回展播,生物基可降解聚乳酸沙袋沙障技术作为重要技术之一,在库布其沙漠银肯塔拉沙漠绿洲自然生态旅游区进行现场展示。

  “与传统沙障相比,这项技术能使铺设效率提高5-6倍,成本降低1/2-2/3,且障体材料可完全生物降解,杜绝了化学残留和二次污染。”吴向东说。

  提高治沙效率和质量、降低治沙成本,科技创新正在为库布其带来全新的改变。

  以常水压为动力,在沙地冲出深1米左右的孔洞,将苗条插入孔内,可实现挖坑、栽树、浇水一次性完成;以微动力带动螺旋钻打孔,插入苗条后夯实沙土,可解决沙漠地下水深处植树问题。在库布其,利用微创气流法造林,可大大减少土壤扰动,保证植树墒情,同时将植树时间缩短到10秒,将成活率提高到90%以上,每亩节约沙障制作成本1000元以上。借助沙漠风向特点,在流动沙丘迎风坡的3/4处以下植树造林,利用风力削平未造林的沙丘上部,可使流动沙丘高度逐年下降,提高造林效率。2009年以来,鄂尔多斯市利用风向数据法造林技术在库布其沙漠完成造林30多万亩,治理区沙丘高度平均下降1/3左右。

  多年来,以亿利集团为代表的治沙企业在库布其探索创新了迎风坡造林、微创植树、甘草平移栽种、苦咸水治理与综合利用、光伏提水灌溉、原位土壤修复、大数据和无人机治沙等100多项沙漠生态技术成果,研发了沙柳、柠条、杨柴、花棒等多种耐寒、耐旱、耐盐碱的植物种子,建成了我国西部最大的沙生灌木及珍稀濒危植物种质资源库。

  产业治沙,不仅让库布其摆脱贫困,还成就了治沙经济

  林场出地、企业造林,在达拉特旗国营白土梁林场,全新的发展模式正在发酵。

  上世纪80年代,白土梁林场与绝大多数国有林场一样,陷入了“守着金饭碗讨饭吃”的窘境,林场发不出工资,不少职工被迫自谋生路。

  2012年以来,林场转变思路,在开展老化林更新改造过程中,积极探索国有林地有偿使用,采取社会资本造林、林场收取管理费的模式,完成红枣、沙棘、桑树等栽植2万余亩。同时,林场充分挖掘林下空间,采用两行一带、乔灌草立体种植模式,吸引企业套种杂粮、艾草、南瓜等林下作物,探索出“林场+基地+企业”的发展模式。

  内蒙古东绿生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白土梁林场租用了2000亩林下空地栽种艾草。公司艾草项目负责人石俊庭告诉记者,林场的气候条件非常适宜发展中药材,通过研发,公司已推出上百种艾草产品,正在申请内蒙古自治区重大科技专项。

  目前,鄂尔多斯市参与治沙和沙产业开发的企业超过80家,培育国家林业重点龙头企业2家、自治区级林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14家,生态治理实现可持续发展。

  2013年,官井村注册成立了鄂尔多斯市首家林业类专业合作社,以发展沙柳、柠条种植为主。村里采取“党支部+合作社+农户”的形式,由周玉小担任法人,共有成员65名,其中贫困户5名。

  村民李军种了2400多亩沙柳,都是上世纪80年代分得的五荒地。今年,仅出售沙柳苗条的收入就超过2万元,他还在合作社打工,劳务收入8000多元。如今,李军家里养了3头猪、上百只羊,年收入近6万元,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柠条每3-4年必须平茬一次,每次工期只有40天左右,既让农民增加了收入,也不影响务农或外出打工。”周玉小告诉记者,合作社统一组织订货、加工、运输,质量好的做种苗、质量差的做沙障、边角废料切片出售给板材加工公司。合作社社员年均从沙柳上获取的收入近2万元,贫困户年均增收3000元。

  近年来,鄂尔多斯通过建立多方位、多渠道利益联结机制,充分调动广大农牧民特别是贫困农牧民治沙致富积极性和主动性,让广大群众共享沙漠生态改善和绿色经济发展成果,获得治沙增绿和民生改善的“双实效”。

  在杭锦旗独贵塔拉镇道图嘎查牧民新村,每个牧民都有5种身份:产业股东、种植工人、旅游业主、新型牧民和产业工人。

  2006年,杭锦旗党委政府立足国家级4A级景区七星湖生态旅游区的优势条件,由政府主导、亿利集团投资建设了占地500亩的集中居住区,将分散在沙漠腹地的36户牧民集体迁至新村。鼓励农牧民通过以闲置沙地入股、加入亿利集团的民工联队植树种草、依托景区开办牧家乐、为景区提供绿色有机食品、参与亿利集团生态产业发展等多种方式,实现脱贫致富。36户农牧民年均收入从2006年的不足1万元,提高到2017年的12万元。

  孟克达来是村里第一个开办牧家乐的牧民,通过入股、旅游、投工投劳等多种方式,去年纯收入20多万元。“我们这里没有金山银山,但是有金沙银沙。”孟克达来告诉记者,近两年,外出打工的村民都回村办起了旅游项目,还有沙区外的人希望入股。收入高了,村民们开展生态保护的意识也更强了,“现在村里没人散养羊了,大家都知道,环境破坏了就什么都没了。”孟克达来说。

  依托库布其沙漠特有的自然风光和多年生态建设成果,鄂尔多斯建成了响沙湾、七星湖、恩格贝等多个生态旅游景区。近10年,全市生态旅游景区累计接待游客近1000万人次,实现收入24.6亿元。

  库布其沙漠治理走出了荒漠化防治的“中国路径”,为全球可持续发展开出了“中国药方”。2015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巴黎气候大会上向世界发布了《中国库布其生态财富创造模式和成果报告》,认定库布其沙漠生态财富创造模式走出了一条立足中国、造福世界的沙漠综合治理道路。2017年,《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在鄂尔多斯市召开,库布其作为中国防沙治沙的成功实践被写入190多个国家代表共同起草的联合国宣言,成为全球防治荒漠化典范。(记者 王钰 丁洪美 敖东 通讯员 张燕)

库布其治沙故事

  从锹挖手刨种树,到微创气流法造林、飞播造林、无人机撒种点播;从找到什么苗条就种什么树,到收集种质资源、引种驯化、适地适树;从单打独斗,到政府主导、民营企业牵头、当地群众参与、依靠市场化、产业化拉动防沙治沙的治理模式;从沙中刨食,到建立起比较完备的产业体系;从保家护院,到南围北堵中间切割固定流沙、构筑“山水林田湖草”稳定生态系统的大战略……在库布其我们看到,黄沙变成绿洲带来财富,绿色中国梦正在变成现实,感受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深刻内涵。

   

  汽车从鄂尔多斯出发,进入大漠。

  一路上,绿浪连天,让人无法相信,我们已经走进“死亡之海”库布其沙漠。当地人自豪地告诉我们,这些绿,是库布其人一代接着一代种出来的。

  库布其沙漠是中国第七大沙漠,也是距北京最近的沙漠,像一条黄色巨龙横卧在鄂尔多斯高原北部。过去,这里风起沙移,大漠不断南侵,严重威胁着“塞外粮仓”河套平原和黄河。如今,这里已有900多万亩沙漠得到治理,2000年前草肥水美、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景,正在慢慢重现,贫困的农牧民也过上了好日子。

  大漠变迁,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大漠湿地似江南

  湖水映着蓝天,清澈透亮。绿树环绕湖泊,草肥水美。在库布其大漠深处,藏着如此的美丽景色,胜似江南。这里就是大漠深处的库布其沙漠重点水生态治理项目区。

  黄河流经鄂尔多斯杭锦旗249公里,年过境水量约310亿吨。黄河每年要经历流凌封冻和开河流凌,凌期长达120天,凌汛期平均蓄水14亿立方米左右。由于黄河封冻致使冰下流能力减弱,加上开河期间大量凌水通过,造成水位壅高,危及防洪大堤,甚至引发凌汛灾害,不仅威胁到沿岸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也浪费了大量水资源。而比邻黄河的库布其却因缺水,湖泊萎缩,绿洲退化,土地荒漠化。经专家勘察论证,2015年库布其在凌期高水位时开展试引水,将凌水引入沙漠低洼地,形成沙漠湖泊湿地,实现减轻防凌压力和治沙双赢。目前,库布其沙漠中的水面已达到11.3平方公里,保护湿地36平方公里,形成沙水林草牧共荣的生态系统,20多种植物恢复自然生长,水草丰美,牧民的“野牛”养殖获得丰厚收益。

  

威斯尼斯人203626com 2

 

  故事1 治沙从保家护院开始

  在鄂尔多斯达拉旗中和西镇官井村,我们见到第二代治沙人高二云。

  本来,今天的采访对象是他80多岁高龄的老父亲高林树。可这位老人突然病倒,被送进医院。在沙窝窝里种了几十年树,如今这位老人再也种不动了。不过,看到由他亲手种下的树长成郁郁葱葱的树林子,看到他的孩子们继续在沙漠里种树,延续着他的念想,看到子孙们都因为种树过上了富足的日子,他心里一定很欣慰。

  高二云是老人的大儿子,50多岁,典型的沙漠汉子,皮肤粗糙、脸色黛黑,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那双手,骨骼壮实、骨节粗大,指缝里由于长期劳作,被染成了黑色。

  高二云说,大约在他10岁的时候,父亲就开始在沙漠里种树。那时候,村里人哪见过在沙漠里种树的?连听都没听过,没人相信这沙窝窝里能种活树,他们宁愿靠那些饥饿的羊和一年不到百斤的麦子过苦日子,也不敢把仅有的活命钱白白扔到沙子里。

  但高林树不甘心。那时的大漠里,生活实在太苦。好不容易种上的麦子,一阵大风就全给埋了。低矮的土房子,在一夜大风过后,被沙子埋得死死的,连门都打不开,得从窗户口慢慢把沙子扒开,才能爬出去。到了断粮的时候,全家人只能吃野草籽。

  高林树想闯一闯。当时,他完全不懂种树,两眼一抹黑,找到什么苗条就种什么树,种下的苗条被沙埋了,接着再种。没想到,一年下来竟然活了不少树。有了这次尝试,高林树胆子也大起来,他把承包的800多亩沙地,逐渐扩大到5000多亩,并开始在树下种糜子,人有了粮食,羊有了饲料,一家人的日子慢慢好起来。1990年前后,他家又在林子里试着种麻子,当年就赚了1.5万元,成为村子里的第一个万元户。现在,靠卖苗条、养羊和种稻子等,高二云家的收入一年已越过20万元。

  村民们看到种树有收益,都纷纷开始种树,而且大家比着种,越种越有经验,治沙赚钱的花样也越来越多。    

  如今,官井村的林地面积已经增加到19万多亩,树林子包围着村子,庄稼也长得喜人。环境好了,也招得外面人们的青睐。这两年,有两家奶牛养殖企业到官井村落户,投资2亿多元,养殖了几千头奶牛。来自各种进项的钱加在一起,官井村的人均收入已经超过1.2万元。

  当年,老人种树所想到的是保家护院。现如今的种树治沙人,想法越来越多,办法也越来越多,不仅盖了大砖房,还修通了道路,接通了电,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故事2 科技治沙有特别的“魔力”

  沙漠里的杨树,长得怪怪的,特别是在沙窝子里和沙丘背风面生长的杨树,它们不像通常的杨树那样,有粗壮挺拔的主干。它们茂密的枝条直接从沙中长出,让整棵树看起来更像大灌木。

 

威斯尼斯人203626com 3

削峰填谷治沙技术降低沙丘、稳固流沙

 

  这可是库布其人治沙智慧的“现实版”,被叫做削峰填谷造林技术,是从固底削顶技术演进的技术。简单来说,就是在沙丘底部和背风面种上杨树,风起沙流,在底部和背风面被杨树截留,虽然杨树主干被埋没了,但沙丘也无法继续流动,沙丘慢慢变平缓,流动沙丘从此稳定下来。

  科技治沙很有魔力吧?诸如此类的技术,还有很多,如微创气流法造林技术、甘草平移种植技术等。

  微创气流法造林技术的魔力是高效、高成活率、低成本。使用这种技术,10秒就能种一棵树,两个人合力一天能种几十亩树,树木成活率超过90%,每亩可以节约成本1200元左右。由于沙漠具有流动性,人们在沙漠里要想挖坑种树非常难,而微创气流法造林技术正是针对这个难题设计的。人们用柴油机将地下水抽出来,通过三寸离心水泵将水分为几股放入冲击水枪。种树时,通过水泵压力将水直接射入沙中,形成种植孔,然后将树苗种进去,再用水枪将树苗周围的沙土冲入空隙,种树和浇灌等所有工序一次就完成了。

威斯尼斯人203626com,  故事3 沙产业让黄沙沙生出金蛋蛋

  7月下旬,甘草已长得很茂盛。在杭锦旗独贵拉镇亿利阿木古龙甘草产业示范园,绿色的甘草地铺展开来,伸向天边。看到这种绿色美景,人们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无垠的大沙漠。

  甘草是一种豆科小灌木。这种小灌木是治沙先锋植物,被誉为“中药之王”。

  亿利集团自主研发的“半野生化甘草平移种植技术”,让甘草躺着长,较原来竖着长,1株植物绿化沙漠的面积从0.1平方米提高到1平方米,沙漠治理面积和效率十倍级增长。而亿利的甘草中蒙药产业规模已达到十几亿元。 

  在示范园区中部,甘草绿地围绕着一个巨型温室,温室内外,种植着几十种蔬菜、瓜果、香料。地面长满西瓜,地上长着长茄子、彩柿子,地下有白萝卜、红薯、花生……

  这些作物种植在原先种过甘草的地里,由于甘草的固氮和改良土壤作用,沙土已变肥沃,各种瓜果蔬菜水灵灵的,一看就是在好土里长出来的。

  沙产业,特别是“政府+企业+农牧民”模式,带动植绿、带来财富的事儿,在库布其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亿利集团目前已构建了六大产业体系。

  东达集团也是最早在库布其发展沙产业、治理沙漠、带动农牧民共同富裕的企业。东达集团从种植沙柳、嫩叶养羊生产羊绒制品、枝条生产刨花板开始,现在已发展到十大产业。

  还有伊泰集团、响沙湾连沙漠假岛等,说都说不完。眼见为实,你还是自己去感受吧。

 

威斯尼斯人203626com 4

如今,农牧民过上了美好的日子 丁洪美 摄

 

  故事4 农牧民住上大砖房当上小老板

  敖特更花是杭锦旗独贵塔拉镇图嘎查亿利牧民生态移民新村的一名女民工队长。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传统的蒙古族服装,有特点、很漂亮。

  敖特更花非常能干。在这一带,像她一样致富的牧民很多,但像她这样的女民工队长还不多。敖特更花一家光靠种树,一年就能收入10多万元,加上养羊和耕地出租等多种进项,一年收入少说也有20万元。

  她说,能过上好日子,要感谢政府的好政策,感谢亿利集团为他们建了牧民生态移民新村。这话,她说得非常真诚。

  这个生态移民新村位于大漠腹地,全村有36户人家。在2006年政府实行禁牧封育政策前,这36户人家全部散居在大漠中,最近的两户人家也相距五六公里。沙漠里没水、没电、没路,去镇里靠骑骆驼,早上出发天快黑才能到,晚上只能随便在镇子里过一夜,第二天起一大早,匆匆忙忙买完生活用品,紧赶慢赶往回走,天黑后才能赶到家。

  那时,敖特更花一家5口人,住在50多平方米的土房子里,靠游牧为生。由于气候干旱,牧草零零星星的,要想让羊活下来,他们必须不断转场,一个地方的草被羊儿啃光了,就到另一个地方,一年要转场五六次。由于天太旱,仅有的植被被破坏得太严重,后来一年转场七八次羊都吃不饱。那时的沙漠,放眼望去,到处是茫茫沙海,游牧民的日子快过不下去了。

  2006年,鄂尔多斯政府实施禁牧封育政府,在政府主导下,亿利集团拿出1.2亿元,在沙漠公园旁,为游牧民建了生态移民新村,为游牧民们提供安定的家。

  故土难离。当时,牧民们并不领情,他们不愿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很担心到新地方会失去生计。政府和企业为打消牧民的疑虑,专门领他们到新村来看灰顶粉墙的大砖房,教给他们办民俗游、开传统饮食餐馆等方法,让牧民看到了新希望。

  如今,搬迁到新村的牧民们没一人后悔。通过办民俗游、开餐馆、成立民工队承包种树、养殖、种地等各种各样的营生,36户人家现在全都成了小老板,每家都有好几辆小汽车,村子里的文体活动也丰富多彩。在村子里,我们听牧民文艺队演唱的杭锦古如歌,听得如痴如醉。

  在库布其,不仅有企业出资建设的生态移民新村,还有企业出资为贫困户和危房户建造的生态扶贫新村。这种公益事业,不仅亿利集团在做,东达集团、伊泰集团等许多企业都在做。

  这种政府引领、企业带动、农牧民群众参与的生态治理、生态产业、生态扶贫模式,正在让库布其沙漠变成绿洲、让绿洲变成财富。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斯尼斯人203626com发布于林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库布其:一个沙区的生态巨变